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和风

生活原来如此

 
 
 

日志

 
 

【转载】多情人不老---------------------------------------------雪小禅  

2015-08-31 13:06:46|  分类: 美文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情人不老---------------------------------------------雪小禅 - 醉 - 醉

多情人不老

 

雪小禅

 

 

从前慢



人生手卷参差太多。
涂涂抹抹亦多,山河岁月中,都寻找着圆满,
却在支离破碎中找到花枝。


每个音符都是一把温柔的小刀,毫不客气地把一颗心割伤。
每个低回婉转处都足以让还向往爱情的人私奔或者与之同生共死。

 

经历一些世事打磨的女子,
不经过时光淬炼的女子,哪有这样凛冽的眼神?
那种复杂的单纯和单纯的复杂让人觉得柔韧、醇厚,恰似一款古树茶一般,
又藏了些许年,口感敦厚,却又有猛烈的野气。
那份不羁,叫大自在。

 

自渡彼岸,以光阴为楫,
任风吹,任雪来,很多光阴,你必须一个人。
以为过不来的万水千山,一定过得来。

 

离开家乡后我越走越远,
文字让我安身立命,又让我饱受伤害……
那些甜腻的文字渐行渐远,光阴日薄风稀,内心变得丰沛如秋。

 

其实一辈子是个孩子多幸福呀,可惜难以做到。
更多的时候,我不动声色,更多的时候,我声色犬马,
更多的时候,我独自眠餐独自行。更多的时候,我一意孤行,
而且,离人群渐行渐远。
——一个人离孤独愈近的时候,离人群和热闹就远了。

 

而我,愿意当那个弹棉花的人,把手艺当成享受,
一针一线地绣着这张叫作人生的底子,不嫌它或许质地粗糙,
我把那些文字绣上去的时候,可以看到里面开出一朵花来,
颓灿、满足,而且带着追忆往昔的淡淡心酸。

 

一个人的宋代,山水或锦绣,活成别人三生三世。
小满其实也是人世格局,小满即可——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的刻骨铭心?
还不都是似水流年?

 

我能听得见花开的声音。
那种声音美妙而性感,迫不及待的,噼噼啪啪的。
我常常眯着眼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那是一只粉红色沙发,配了黑色和白色两个垫子。
光线透过那个麻质的帘子照在我的后背上。

 

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
休恋逝水,早悟兰因。兰因是修光阴中的心。
静寂中守得住孤独,热烈里有安静凛冽。

 

有时候,我痛恨自己记忆那么鲜明深刻,
连薄如蝉翼的经络亦不放过……我情愿全都遗忘,无论好坏。
然后以赤子之心重新开始。又怎么可能?
只能一步步往前走,保持着盛年的平静与衰竭。

 

一个人的心里,
山山水水越多,越会对一草一木容易动情,
也越会更无情——奇崛的个性总会有自己也参不透的刹那。

 

像感知一片粉,一片你早就喜欢的暗粉——
像崔笺云穿的粉,曹语花穿的明黄,都那样妖艳亮丽。
何况,是一对丽人——因为闻了美人香,因为才情,而相互吸引。
这世上,因了灵魂吸引而生死相许远比肉体珍贵很多倍。

 
多情人不老---------------------------------------------雪小禅 - 醉 - 醉
 

茱萸籁

画中国画的女子,
如果不画山水,画的格局永远是小的——
局限于小花小朵的中国画到底不如山水画的江河与山川,
那里有山河岁月的光阴,亦有雄性的低沉与哀鸣。

人间慈悲,是过尽了种种千帆,仍然有幽兰之心。
越老,越活出一种幽兰之境。

 

幽兰是曲终人散后,江上数峰青。
那数峰青中,有人是最青的那一枝,尽管素面薄颜,难掩干净之容,
似纤手破开新橙,有多俏,有多妖,亦有多么的素净与安好。

 

茱萸的姿态真好——不蔓不妖。
太招摇的花儿我不喜欢,像浓墨重影的女人,
其实最朴素的干净才最妖气,最简的也最单。
人书俱老是境界,但有些人,一生下来就老了。有些植物,
一长出来便干净、贞烈,比如茱萸。

 

年龄和审美紧紧相连——
我少年时喜欢的狂放与花红柳绿已经悄然淡出视线,
那些张力极强却使轻缓的、温润的东西更加如化骨绵掌。

 

人早早晚晚会活成一块枯木。
与江山无猜、与天地无猜、与时间无猜。
没有计较了,没有风声鹤唳了,也没有花红柳绿了。
只活成这有了风骨的枯木,心寂寂,身寂寂,
但断然有了空间与时间的绝世风姿,端然于田野上,
或者立于永定河两岸,任雨打风吹,千年风雨。

 

它们与时间对峙,不怕老了,亦不怕被摧残了,
那桂花香味的少年,早已满目黄愁,你的心是一段段枯木,
在天地无猜间,自成一意孤行的风姿。

 

墙外的三角梅枝枝芽芽,与残破的石头形成鲜明对比——
像一个人的内心,既热烈又清冷,热烈时可以灼伤人,清冷时似大寒天气。

 

人的命是和植物一脉相承的——
娇气的女子养百合花,富贵的人养牡丹,
孤傲的人种梅、莲,清凉的人种菊、竹,
心里全是荆棘的人才会种仙人掌。

 

人到一定年龄,慢慢往回收的时候,
是会喜欢又富又贵、又吉又利的,还是一种回收。
只有富贵,才能让人活得从容、无忧,并且有闲情雅致,
从容于那些更闲情雅致的事情。

 

感谢时光吧,
一点点把当年的新画染黄染旧,那颜色恰恰是刚刚好的沧与桑。
但古画又是赤子,一把沧海仍旧朴素动人,不哗众邀宠,不媚不俗,
而那富贵的牡丹,亦有不一样的从容。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喜欢有情调的,
喜欢那日子上的一点点粉红或苍绿,可是,终于有一天,
我们会喜欢日常。


多情人不老---------------------------------------------雪小禅 - 醉 - 醉
 

杏花白

 


 

老了,应该有个院落,关起门来,听他唱戏写字……
和他坐在法桐树下发呆。院落里有安静的气息,有缠绵的味道,
安于时光打发的寂寂廖廖。院落,可以收容一颗老心。就这样平静了,
就这样收敛了光芒,和院落一起沉溺于平淡。

 

普洱是过尽千帆走遍万水仍然宅心仁厚,仍然表里俱清澈。

 

普洱茶让很多中老年男人折服,因为恰好映衬了他们浑厚的气场,
又磅礴又低调,又内敛又含蓄——那种化骨绵掌一样的冲击力绕着喉咙转,
在精神的藏贮空间里找到一种肯定和踏实,
除了普洱,任何一款茶都不能赋予这种意义的心灵地貌。

 

天地之间原本应该有一款茶是我的,
它必经了万转千回,有了灵魂的惊蛰,这一个刹那,被一种神奇的物质叫醒,
在渐次修行的过程中,把所有时光赐熔于一炉,慈悲喜舍、无量悲欣,
这一炉雪叫银碗盛雪。

 

她选择了孤寂相陪,并且在杜死后,决绝而独自地走完余生——
爱上过一个大海的女子,再也不会为任何一条小溪动容了。

 

情怀是一个大词,有掷地有声的金属感。
还有温度,还有光泽,还有体积和存在感。
有情怀的人可亲可怀。

 

那些日本的樱花多情人不老---------------------------------------------雪小禅多情人不老---------------------------------------------雪小禅知道,他们的赴死其实是赴一场久违的约会。
与时光的约会,与樱花多情人不老---------------------------------------------雪小禅多情人不老---------------------------------------------雪小禅的约会,这是这个民族与生俱来的绝望。

 

越南的空气是散的、慢的。润的生活都是慢的。
慢可以生出无聊的细菌来,那细菌滋生出的气息是散淡的颓。

 

大叶榕和小叶榕都有上百年了,
纵横交错的须子与根纠缠在一起,像一个有趣儿的老头,
老了,但仍然有趣味。那些老教堂、老房子、老树,都像被时光拧了一把似的,
分外颓散,却散发出格外迷人的气息。

 

老树画的是天地光阴,
还有光阴里孤独地扛着花的那个人,格局一下子大了。
他画的是孤独,孤独里那朵儿灿烂的花。他画的是他自己,
那个活了半生仍然孤独的人。

 

广西的山水柔软,丝绸似的软,空灵的软。
像盆景一样栽到大地上,然后时光悠悠地老天荒了——
打鱼的在河上打鱼,小船停在山水里,光阴就那样老掉了。
渔翁垂钓,山水间一派禅意。

 

每一张画都有放纵、不甘、恨意,都有触目惊心的孤独。
孤独是有体积有重量有面目的,越是一个人越是张牙舞爪地来了,
成群结队地来了。




多情人不老---------------------------------------------雪小禅 - 醉 - 醉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