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和风

生活原来如此

 
 
 

日志

 
 

【转载】有时候,切割是唯一选择  

2015-05-22 12:46:28|  分类: 美丽一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切割是唯一选择 - 小魚兒 - 品讀.劄記.新知


胡兰成和小护士周训德好上之后,仍然说自己最爱的人是张爱玲,还打出比喻来,说他小时候父亲分水果给他的表兄弟姐妹们,他心里很失落,一转脸,到没人处,他父亲却拿出一个金灿灿的大橘子给他,他对张爱玲,也是这样。


年轻时候看他这样说,恨他对张爱玲不诚实,上了点岁数,倒可怜他对自己不诚实。他到底最爱谁,他不知道,但他的描述里可以看得见。


胡兰成擅长夸人,他夸张爱玲的才华见识舌灿莲花,都是别人一望而知的好,待到赞扬周训德,却如父母赞孩子,都是些寻常言笑,却被他细致入微地看出诸多动人之处来。比如说,他跟张爱玲称道周训德做人讲究,一件衣服也要洗得比别人干净。这普通的生活技能,在胡兰成眼中,却能大大地提高周训德的性感指数,张爱玲听出了这意思,在心里嘀咕,说自己洗衣服也是特别疙瘩的——这里疙瘩,有着别扭的意思,指自己洗衣服时同样追求完美。


这是张胡情事里,我觉得最令人惨伤的细节。能将衣服洗得干净,的确是一种能耐,拥有这种技能,在男人眼里显得性感,也可以理解,但问题是,张爱玲的过人之处难道不是盖世才华吗?当她拿自己并不见得最擅长的一面,去和别人比时,无论输赢,就已经落了下风。


负心其实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张爱玲也说了,人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人生在世,难免负人或是被人辜负,甚至于,若胡兰成不是一个负心人,也不会舍下他的一妻一妾而跟张爱玲好上。天道好还,被移情了也没有什么话好说。胡兰成这种人的可恶在于,他知道你爱他,他利用这个,操纵你的进退,让你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的价值观,忘记自己的骄傲,忘掉与他切割,跑去投入地跟一个陌生的小姑娘比谁洗衣服更干净。


爱情会令人上升,你用另外一个人的眼睛打量自己,如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越看自己越是美不胜收;爱情也会令人下降,当那个人不再那么爱你而你还爱着他时,若你不能认识到负心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没有对错可言时,你会认为那是他的错,更会认为是自己的错。你觉得自己不够美,不够聪明,若你美或聪明到无法欺骗自己时,你也会在情敌身上寻找自己不能及之处,比如,不够温柔,甚至是,不够野蛮。


情到深处,人也软弱,无法相信自己长期持有的信念,随你深爱的人游移。这种事儿,不但在爱情里有,在亲情中也有。比如我的朋友小美君,是一个高蹈的理想主义者,不爱金钱,不慕权势,当她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时,她觉得自己像一尾自由而富有活力的鱼。可是,一年一度的春节,当她回到小城,面对父母亲友,她经常会突然地不自信起来。


她像是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房子,没有车,没有钱,没有可以随时动用的关系,她曾经骄傲的那些品质,在这些面前变得一钱不值,为了不让自己更尴尬,后来每次返乡前,她都很注意买那些让自己“看上去很有钱”的衣服,而不是她一贯喜欢的休闲风。她还买了一些高档烟酒,告诉父母,这是客户送她的,看到父母满足的笑容,她心里有万千滋味。


那些可怕的感情,把我们变得胆怯、弱小,妄自菲薄,随波逐流,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洪晃说过类似的时刻,她和陈凯歌在一起时,他的世界里,诱惑很多。她安慰自己,有什么呀?再怎么着我也是正室。当她这样想时,她觉得问题变得严重了,这段感情在拖着她往下坠,以正室自居是多么可笑,当她发现自己正在变成一个自己都瞧不起的人,就觉得到了要了结的时候了。


我无法说得清好的感情是怎样的,但我知道坏的是怎样的。当一桩感情让你不安,让你妄自菲薄,让你开始接受你不喜欢的观念,那就要对它保持警惕了。即便是不能如洪晃这样潇洒割舍的感情,也应该试着在心理上保持距离,深情不是下降的理由,不管这深情是爱情还是亲情。



 





 

闫红与陈思呈      文:闫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